雷永光与博物馆征集二十八幅字画调查过程
发布日期:2020-08-12 11:15 浏览量:35 

      缘起

2014年10月,市博物馆在民间收藏家征集了一批共二十八幅清至民国字画,当问其该批字画背后的故事及来源问题时,均不知。我想该批字画应该是经过几次周转之后流落到手里。

近期,博物馆人员在整理该批字画时发现大量的字画都是与当时大部分贺县名流有关。其中,雷声(雷永光)一名出现的频率最为频繁,在多幅字画中均可见其名。于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顺着雷声这条线索往下“追查”该批字画背后的故事。

市博物馆馆长通过了解和分析得知,雷声应是莲塘镇桂水村雷屋组人士。为了弄清楚这些文物背后的故事以及该批字画的来源问题,经博物馆馆长同意,博物馆人员一行三人决定前往莲塘桂水村雷屋组去寻找这个未解之谜的答案。

莲塘雷屋

出行莲塘桂水村雷屋组之前,博物馆工作人员就征集回来的二十八幅书画的高清图片以及结合馆长给出的部分字画信息解读,一一进行了仔细的分析和比对,总结出了以下四个需要解答的问题:1,雷声的生平事迹以及何时改名为雷永光?;2,雷声与黄朴心是何关系?;3,雷声与张廷辅、龙先钰、沈樾等人是何交情?4,雷声何以拥有如此之多贺县及其他名人雅士的画作?

2020年7月10日下午14点,博物馆一行三人带着以上几个问题来到莲塘桂水村雷屋祖,同行的还有莲塘镇文化站邓仕滔邓站长。在桂水村村支书的带领下,我们来到雷声62岁的小孙子雷明显家里(雷永光共有两任妻子,在莲塘先与胡姓女子成婚,莲塘雷声的子孙后代均为与胡姓女子所生;在桂林上艺术学校时认识一上海女子,后与其成婚。)

10.jpg

雷明显(右二)给博物馆工作人员看爷爷的照片

初步接触时仍略显客气,但当我们问起老先生的生平过往时,雷明显的情绪显得十分激动并表示不愿再提起,原因是雷老先人在文革时期因其政治身份问题,遭遇了很不幸的晚年生活。经过我们一番“围追堵截”,雷明显略有释怀,慢慢地也愿意跟我们说起一些关于爷爷雷声的事情,当我们问其是否有关于老先生的一些资料的时候,雷明显带领我们来到了用泥砖堆砌的老祖屋里并拿出了几张挂在墙上的关于雷声的照片:一张为身着带三星军衔军装年轻时的照片,另外两张是在现市博物馆留趣山乾坤寺大钟及文物碑前年迈时的照片,最后一张则是雷老先生1999年庆生时,时年89岁高龄的免冠半身照。

20.jpg

雷明近

我们来到一间新起的平顶红砖房中,村书记又向我们介绍了一位长者,是雷声的大孙子雷明近。雷明近的儿子说他家阁楼有其曾祖父编写的雷氏族谱。在翻阅了族谱之后,对于雷声的个人事迹有了真实确切地了解。关于雷声与雷永光名字的问题,我们得到了答案,雷声真名叫雷永光,而雷声这个名字则是由于1937年参加学生军所用的另外一个名字,这一点我们不难理解,在以前抗战时期外出办事尤其是参加政治活动改用别的名字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认真分析雷永光的个人自述后,我们也只是大体了解雷永光个人的简单生平以及关于雷声与雷永光名字的先用和后用问题,与我们预定的几个疑问仍是未解之谜。就在我们即将返回时,莲塘镇桂水村村支书给了我们一个另外的线索,村支书说雷永光与当时贺县莲塘镇水产与兽医防疫站的刘裕秀是忘年之交,兴许她那会有关于我们需要了解的信息。

雷老先生的忘年之交--刘裕秀

2020年7月13日,博物馆一行三人根据桂水村村支书提供的线索来到八步区应急防控中心水产与畜牧防护站找到老先生的忘年之交—刘裕秀。

40.jpg

刘裕秀

刘老师回忆,初识雷老先生应该是在她刚从柳州兽医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贺县莲塘桂水村兽医防疫站服务点的第二个年头,也就是1993年左右。

当时刘裕秀在莲塘镇上看到有个卖花的老人家,便迎上想买几株。老人见刘裕秀十分喜欢花便送给了她一些。因此,两人便算是结识了;刘裕秀工作的兽医防疫站位于桂水村村口处的十字路口上,每个组的群众去镇上都得经过兽医防疫站。刘裕秀时常会看到老爷子路过兽医站,久而久之两人便熟悉起来了。之后,老先生时常会来到兽医防疫站来看报纸,一看便是一上午,年少的刘裕秀出于对老人家的尊敬和爱戴,时常给老人一些小吃和茶水,而老人家有好吃的也会特意给刘裕秀送过来,她们的忘年交情持续了八年,因雷老先生2001年病逝而结束。

30.jpg

刘裕秀向博物馆工作人员谈忘年之交雷永光

从刘裕秀老师那里,我们了解到的也只是雷老先生晚年时的一些生活琐事,对于雷老先生何以有如此多的名人书画以及张廷辅、沈樾、龙先钰为其题字赠送,刘老师亦不知。关于我们询问的字画问题,她只记得当时服务站正面临世界银行对其房子进行验收的前夕,雷老先生出于对朋友的帮助,便拉着一车花提着一袋书画来到刘裕秀工作的地方,帮忙布置她的办公室。年少的刘裕秀也没有多想,在雷老先生的执意之下接受了他的好意;我们便把征集来的二十八幅字画一一给刘裕秀看过,她表示有印象。对于雷老先生拿来的这一些字画,刘裕秀也看出应该是一些比较珍贵的东西,白天挂办公室,到了晚上便把它们收起来,生怕被人觊觎。世界银行对兽医防疫站验收过后,考虑到这批字画的珍贵性,便一并打包还给了雷永光老先生。但对于这批字画刘裕秀又没有向雷老先生了解过,以至于现在无从追查。更令人震惊的是在当时的那批字画中有徐悲鸿、齐白石的作品,但在博物馆征集的这批字画中并没有发现,我猜测应是多次周转之后被卖到别处去了。

透过刘裕秀老师去了解博物馆征集的这批字画背后的故事以及挖掘背后雷老先生与这些书画作者的关系等一系列文物故事算是画上句号,无从考证了。

刘裕秀回忆与雷老先生的忘年交情,老先生时常对刘裕秀说起他之前的一些人生经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雷永光在牛棚住了八年;年轻时,在美术学校时曾受教于徐悲鸿,毕业后当过老师;晚年时,还在村子里给别人写过法律文书,打过官司;在当兵的时候还给李宗仁当过卫兵等等。

小结

通过以上的走访调查我们虽然没有能够挖掘出博物馆2014年征集的这批字画背后的故事,但是对于了解多幅字画所提到的雷声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对于黄朴心与雷永光的关系问题,从雷永光在广西教育厅工作过,我们可知,与黄朴心属于上下级关系,亦是老乡。

此次,走访调查虽达不到预期目标,但是对于此后关于类似的走访调查提供了经验和教训。

作者:姚富靖